betway88必威

孟关良吕林会师宁海中国体育论坛 减肥难倒英雄

昨天,在宁海举行的中国体育论坛暨全民健身志愿服务活动中,奥运乒乓球冠军吕林和皮划艇冠军孟关良、自由式滑雪世界冠军李妮娜会师在一起,为大家示范动感单车。

孟关良曾是雅典奥运会、北京奥运会皮划艇项目的冠军,2008年华丽退役后担任浙江水上中心副主任。自皮划艇项目备战亚运会集训队组建以来,他又以皮划艇国家队领队的身份忙碌起来。昨天在奥运冠军全民健身实践活动结束后孟关良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谈到亚运会皮划艇项目的目标,他表示压力很大,“我们争取五到六枚金牌。”

平日奥运冠军叱咤赛场,和老百姓一起在露天跳健美操、骑动感单车难得一见。昨日在宁海柔石公园,应现场主持人邀请,孟关良登上动感单车,在舞曲声中有节奏地骑行。孟关良说,“健身贵在坚持,选择一项自己喜欢的有氧运动会让你在体育运动中享受快乐和健康。”

在记者看来,现在的孟关良和退役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份是一方面,更明显的是体型,已经开始微微发福,“我真的是已经很注意了,但体重的增加还是避免不了。”孟关良觉得很无奈。

这次孟关良受邀来到宁海,希望为宣传全民健身尽到自己的绵薄之力,但说起自己是否已经养成体育锻炼的好习惯,他有些难为情,“说实话很少参加体育锻炼。工作岗位不一样,工作性质不一样,不允许有这么多时间锻炼,抽时间动一动,我平时会打打篮球和网球,但因为现在工作忙,面面俱到不现实,所以到现在网球水平还在起步阶段。”

随着皮划艇比赛项目的改变,由原来五百米、一千米的两个长度,改为如今的两百米、一千米,中国皮划艇队也作出相应调整,“队伍现在分为短组和长组。长组和短组训练重点不一样,现在是冲刺阶段,需要有针对性的训练,所以现在我们的短组在主教练马克的带领下在江西高安训练,另一个组在四川新津。”也正是因为国家队的工作,孟关良尤其忙碌,一边是浙江水上中心的日常工作,另外还要协调好国家队队员训练工作。

身份转变之后,孟关良说自己并没有不适应,“因为还在水上这个圈子里面,非常熟悉,非常好交流,工作内容更为丰富,不再像是过去自己管自己,和教练配合好就行。现在要照应到方方面面。”结束了宁海的群众体育宣传活动,孟关良连夜赶回国家队。11月18日,皮划艇队会进驻亚运村。

孟关良说国家体育总局对皮划艇备战尤其重视,全队去年底就已经进入集训阶段。此次亚运会,皮划艇静水项目共产生13枚金牌,孟关良表示队伍的目标是“五到六枚金牌。主要的对手还是东亚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等五个国家,他们个别单项已经达到世界冠军的水平。”

至于浙江水军在亚运会上的夺金重点,孟关良表示集中在赛艇项目上,“去年全运会浙江赛艇的成绩不错。”在孟关良退役之后,皮划艇项目在浙江目前正处于新老交替的阶段,“有一点青黄不接,但我了解到现在新生的力量不错,省运会也有一些苗子冒出来。”

昨天,在宁海举行的全民健身志愿服务活动中,奥运乒乓球冠军吕林和皮划艇冠军孟关良、自由式滑雪世界冠军李妮娜一起,为大家示范动感单车。随后,吕林在陪小朋友们和体育迷的合影之余,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参加广州亚运会的乒乓球运动员中,并没有浙江选手的身影,吕林认为,乒乓球选手想出头并不容易,现今体育发展的趋势,则是要求运动员“能文能武”。

吕林曾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同王涛搭档,拿下一枚双打金牌。他退役多年,但浙江选手再没有人能取得同样的成就。“不是浙江选手实力不够,而是我国在乒乓球上人才储备的基础太雄厚了。”吕林分析道。

退役多年,实际上吕林从未把老本行丢掉。他先是远赴日本任教,后又回国,在浙江省体育局任小球中心主任。如今,已经步入中年人行列的吕林,身材还是很“苗条”,“平时经常锻炼,自己的老本行也没丢下过,除了乒乓球,有的时候还打打网球。”虽然自己已经过了上场拼杀的年纪,而且浙江走出来的选手们再没有人能复制他的成绩,但吕林并不觉得有遗憾:“我们国家在这个项目上的底子很厚,所以说,并不是浙江的选手打得不好。”

广州亚运会的乒乓球项目上,没有浙江选手参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浙江人比较尚‘文’,这也解释了像乒乓球这种激烈的对抗项目上人才储备有不足的问题,虽然竞技项目基础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们的群众体育开展得不错。”吕林说。

参加本届广州亚运会的浙江选手由朱启南、江钰源和周苏红三名奥运冠军领衔,目前孟关良也在负责水上项目的备战。相比之下,目前在浙江职业体育技术学院任副院长的吕林,并不用操心亚运会备战以及竞赛的事宜。据记者了解,吕林的儿子目前在跟省乒乓球队训练,奥运冠军要打造自己的冠军世家吗?

“他只是跟省队训练,有教练带他,我也就偶尔跟他打打。”吕林说道。那么水平怎么样呢?吕林介绍,自己儿子的水平在同龄的小选手中算是不错的,但是不想让他完全走体育竞技这条路。子不承父业也有足够的理由,因为我国在乒乓球方面的人才太多,即使靠着父亲的名气,吕林的儿子也不容易熬出头。“他现在还是要好好学习,多学点知识。”

吕林不经意间也将自己的孩子和现今的运动员做了对比,他认为,运动员除了专业训练以外,文化素质也应该有相应的提高,这也是当今体坛发展的大趋势。“今后还是要解决好运动员‘文武并重’的问题,让他们具有一定的竞技水平,又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

告别运动员生涯后,吕林的首选职业当然是做教练,而且当时曾远赴日本。日本自从推行了类似于我国全民健身的政策后,群众体育花样不少,参与者的比例也很高,吕林表示,这也是我国自举办奥运会以来体育项目上的发展趋势。

去年日本横滨世乒赛期间,有日本选手参加的比赛场次,票卖的都很好。而且,比赛间的一些小活动中,一些有所改动的乒乓球项目也被搬上了球台,比如球的尺寸变大、球员穿着鲜艳甚至雷人。吕林介绍道,其实日本民间也经常举办这样的趣味比赛,花样丰富,各个年龄层次都有兴趣参与,“这些比赛是有的,但是我国现在的民间体育活动的发展情况也很好。”吕林说道,“不光是乒乓球在社会上的比赛和参与人数越来越多,其他项目上也都有。”